首页 > 要闻 > 正文

蜜芽2021在线入口观看 2021蜜芽miya188永不失联

2021-09-18 22:31:24来源:网络  

2021蜜芽miya在线蜜芽miyavi跳转观看免费入口my1173蜜芽入口蜜芽官网入口免费在线观看到许多漂亮小姐姐在表演的手机直播软件,是今年十分火热的,深受广大宅男们的喜欢,无数的宅男都会在这里观...蜜芽免费网站2021年能用的国产蜜芽跳转接口2021苹果蜜芽最新进入通道蜜芽加密通道入口在线破解版

钱氏把泪流得差不多了,也喘过气来了,就打开箱子,从底下掏出一个盒子来,打开给小儿子和小女儿看里面的钱。

里面是串成一串一串的钱,还挺重,只有两块小碎银子,还是起这栋房子剩下的。

自家存的只有铜钱,看到这些钱,钱氏又忍不住抹眼泪。

她把钱算了一遍,算来算去,还是只有九吊钱,那两块碎银子加起来也就一两半。

钱氏又把床头柜里的钱盒也给掏了出来,里面是留着日常用的钱,这段时间正赶上秋收,老三和老四去白地主家帮工,领了工钱回来,上交上来的钱她还没数好放到柜子里存起来。

但这部分钱也不多,里面也是数好串成一串一串的,一百文一串,十串做一吊。

他们运气实在不好,里面成串的钱只有六串,盒子底部还剩有二三十文的散钱。

钱氏看了看闺女,又看看小儿子,听到外面越来越大声的惨叫声,起身把这些钱都交给小儿子抱出去,自己扶了小闺女的手出去。

看到娘抱着钱盒子出来,周四郎大松一口气,差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满宝看得清楚,对四哥很气恼。

村里也有赌徒,他们家过去第三户的周三叔家,他儿子半年前赌输了,带着赌场的人回来把老婆孩子都被卖了抵账。

他们家的大妞侄女比她大两岁,跟她是好朋友,所以她记住了,赌钱是要命的东西,会不会要自己的命她不知道,但一定会要亲人的命。

当时老爹和老娘就教过哥哥们,严令他们不许沾赌,没想到现在就轮到了他们家。

满宝气不过,冲上前去伸脚狠踩了周四郎一脚,就踩在他脸上。

周四郎“哎哎”的叫着,喊道:“幺妹,幺妹,你别踩我,我,我知道错了!”

钱氏没阻止,而是和丈夫道:“钱不够,还差四两半。”

周老头愁苦的皱着眉,钱氏则看向三个儿媳,道:“你们各家里有多少,都拿出来吧,算是你们四弟借你们的,以后让他还。”

小钱氏,冯氏和何氏去看各自的丈夫,见他们脸色难看的颔首,便拉着各自的孩子回屋去拿钱。

周家没有分家,赚的钱都要交公,吃的喝的都是公中的,小钱氏和周老头很久以前就说过了,要分家,除非他们死,不然就得等所有孩子都成家才可以。

但钱氏也知道成家的儿子和不成家的是不一样的,手上得有些钱才行。

所以手上一直很松,地里的收成全是她收着,但各家其他途径赚的钱,她只收六成,剩下的四成给各家收着。

比如大房,小钱氏有学堂帮厨的活儿,一个月最少也赚一百文,除了六十文上交,剩下的钱都是她自个儿的。

又比如二房,老二早年去白地主家帮工的时候偷学了一点儿木工的手艺,还会编滕竹,闲暇时编了东西能拿到集市上换点儿小钱。

又比如三房,老三干活儿不惜力气,白地主家的管事最喜欢用他,凡是有活儿都叫他,所以他也能赚一些。

至于剩下的三个小儿子,老四不用指望了,正趴在地上呢,老五和老六年纪都不大,有点钱不是被娘哄去,就是被妹妹哄去,要不然就是求二哥去集市上买糖,就是把衣服都搜遍,估计也搜不出两文钱来。

钱氏就不去搜他们了。

三家的媳妇很快拿了自家的私房钱出来,凑了凑,没够,还差两串钱。

钱氏就看向当家的和几个儿子。

小钱氏最先承受不住,直接坐倒在地,拍着腿道:“娘啊,真的没有了,我们把给娘家预备的中秋买糕点的钱都给拿出来了,这是要破家啊!”

钱氏气得拍她,“你哭什么,老娘还没死呢,灾年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两百文?”

满宝想了想,蹬蹬的跑回主屋,从自己的宝贝盒子里找出一块银锁,拿出来给钱氏,“娘,用我的这个。”

钱氏面色大变,立即把银锁抢过去放怀里收好,怒道:“这东西不能给,这是……这是爹和娘给你打的,道士说你命贵,得有东西压着,这是压你的命用的。”

周老头也道:“不能给。”

打手一气笑了,“合着一长命锁比你儿子的命还重啊,我说,你们到底给不给,眼看着都下半响了,我们还得回县城呢,赶不回去你们负责一晚上的食宿啊?”

他身后的打手们瞬间动了起来,开始在院子里四处翻动和踢踏,“赶紧给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赌场的人上门从来都是片草不生的,周大郎怎么可能允许他们去翻找家里,连忙去阻拦。

周二郎和周三郎也不押着周四郎了,连忙去帮大哥。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热血沸腾的跟着哥哥们上前,七里村的村民当然见不得村里人被欺负,也纷纷上前拉扯。

还别说,打手们也是第一次见赌徒家里这么多兄弟,见村民们围住他们,也不敢太过分,只是意思意思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但火气还是忍不住腾腾的往上冒。

村长见状叹了一口气,拦住大家道:“行了,不就还差两百文吗,金叔,我先借给你们,以后记得还我就行。”

说罢让儿子回家取钱。

这样东凑西凑下来的钱堆满了盒子,除了那两块小碎银块外全是铜板,打手们也不嫌弃,直接清点后将铜钱塞袋子里背着。

只是最后抛了抛碎银块道:“这银子兑换成铜板可不止这个数,你们应该也知道,在钱庄里头,这一两银现在都能换十二串钱了,所以……”

周大郎直接上前踢了一脚周四郎,问道:“你赌钱赌的是铜板还是银子?”

“铜板,是铜板。”

周大郎直接捏着拳头揍他,怒问,“是铜板吗,是铜板吗?”

周四郎鼻青脸肿,挂着鼻血连连哀嚎,“是铜板,就是铜板。”

周大郎不停,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他的脸上,铁青着脸问,“是不是铜板,是不是铜板。”

周四郎哭爹喊娘,“是铜板啊大哥,就是铜板,他们骗你们的,他们就是骗你们的。”

打手们见周大郎一点儿不惜力,周四郎被打成了这样,不由讪讪,收起碎银块,点头道:“行吧,铜板就铜板吧。”

说罢转身就要走。

周二郎挡在他们面前,问道:“借据呢?”

打手一撇撇嘴,把借据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们这样的人家,堵不起的,最好看紧了自家兄弟,不然下次运气可能就不那么好了。这世上,因为赌钱家破人亡的人家可不少。”

周家兄弟几个都不善的看向周四郎。

周四郎蜷缩在地上,看到哥哥们的目光,埋下头连哭都不敢哭太大声。

打手们终于走了。

周老头和大儿子扯着笑把村民们送走,感谢他们的帮忙,尤其是村长,连连表示找时间要请他吃一顿饭。

等把人送走了,周老头就让周小六关了门,转身拿起扁担继续抽儿子。

钱氏怕小闺女吓着,提前把她带回屋,只是成效不太大,因为这孩子蹬掉鞋子就爬上自己的床,趴在窗口上往外看,看她爹揍她四哥,看得津津有味。

钱氏身体不好,这一番折腾下来,又伤心又累,也不拦着闺女,让三个儿媳妇去厨房里做点吃的,从上午到现在,他们一粒米都没吃,大人受得了,几个孩子却受不了。

等安排好,就把小闺女叫过来,把那块银锁给她带上,道:“不是让你不要摘下来吗?这是爹娘给你压命势用的,以后不许摘下,知道吗?”

满宝别扭的道:“戴着不舒服。”

钱氏想了想道:“晚上可以不戴,但白天必须戴。”

满宝无奈的应下,见她娘一脸愁苦,就问,“娘,四哥怎么办?”

“不管他,让你爹揍他,日子才好过几年,他就学会去赌了,破家的玩意儿,打死活该。”

满宝道:“要是打死,还不如给赌场的人打死呢,我们还省了钱了。”

钱氏噎了一下,道:“你这孩子,这嘴巴就跟你爹似的,一点儿也不饶人。”

“咦,我爹这么伶俐吗?”

钱氏没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道:“那也得打,不打不长记性,以后再犯,家里多少钱能给他败?”

“四哥记吃不记打,打残了都没用,除非把他腿打坏了让他走不了路。”

“那不行,以后还得我们养他啊,”钱氏也怕老周头把儿子打坏,叹了一口气,冲窗外喊道:“行了,打残了还得要医药费,家里可是一文钱都没有了。”

外面的啪啪声就慢慢消失了,周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这个儿子,踹了他一脚后让老大和老二把人拖回房间里去。

满宝则在屋里和她娘道:“娘,我有个好主意,既能罚他,又不费家里的钱。”

“什么主意?”

“让四哥去开荒吧,然后让他在荒地上种东西,赚的钱拿来还家里和哥哥嫂子们,他可是欠家里和哥哥嫂子们十五两银子呢。”

钱氏很疑惑,“开荒?你怎么想到开荒去啊。”

满宝道:“不是村长大哥说的吗,衙门让我们开荒,开出来的地都是我们的,头三年还不收税呢。”

钱氏就摸着她的脑袋道:“开荒哪儿那么容易哦,而且荒地种出来的粮食恐怕都不够交税的,你侄子们还小呢,家里的地够种。”

“那怎么办,四哥犯了这么大的错,又不能打死他,万一他闲了又去赌钱怎么办?”

钱氏思索,四郎做了这么大的错事要是不罚,家里其他儿子和儿媳肯定不服,但真把人打坏了,她舍不舍得是另一回事,回头治伤还需要钱呢,那才是真的心痛呢。

钱氏道:“行,明天就让你四哥下地开荒。”

满宝这才高兴起来,“我去监督四哥。”

“我看你是想出去玩吧,地里蛇虫多,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让你大侄子他们跟着去就行。”

满宝:“不要,我也要去。”

以前她觉得自个家挺好的,不缺吃,不缺穿,她每逢集日都有糖糖吃,虽然她并不是很爱吃糖。

所以她以前就想认字而已,她觉得认字读书让她很快乐,而科科没有书给她,只能给她糖。

她吃过了,那些糖虽然比二哥从集市上带回来的甜,但她还是不太爱吃。

不过她现在知道了,原来他们家还是很穷的,她得挣钱,她现在还小,不能下地干活儿,也不能出去做工,赚钱的唯一方法就是卖糖了。

不过因为她一向懒,没有挖菜菜给科科,科科已经很久不给糖给她吃了。

对了,科科是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的东西,是去年春天她终于完整的把《千字文》背了下来,庄先生很感动的把自己的手抄的一沓《千字文》文稿送给了她。

她高兴的抱着文稿跑回家,然后一回到家科科就出现了,它说它是百科馆的分馆,主管生物科,是意外遗失在这里的。

它需要收集很多生物物种,以在百科馆内换得能量离开。

一开始满宝没听懂,只当自己有了一个朋友,她很高兴的和娘亲说了。

只是钱氏当她是小孩做梦,哄了她一阵。

满宝很聪明,渐渐明白别人是看不到,也听不到科科的,所以她不再提起这事,只当这个朋友只有自己看得见,听得见。

科科一直求她多收集植物,只是满宝把菜园里的菜都挖给它收藏过了,连屋外的草也都挖过了,太远的地方走着好累,她一点儿也不想去。

为了朋友,她勉为其难的去找了一下没见过的小草给科科,不过家里人一直不放心她在外面跑,平时侄子侄女们能出去玩,她却一直被大嫂带着。

最多只能在村里玩儿,是绝对不能出村的,更别说到地里去了。

满宝缠着娘亲,就差在地上打滚了,钱氏今天身心俱疲,见闺女这样,想着她年纪也不小了,正是最好玩的时候,也不忍心总是拘束她,就勉为其难的点头道:“好好好,去吧,去吧,只是你要听五郎六郎的话,不许乱跑,也不许晒太久的太阳,知道吗?”

满宝高兴的应下。

晚上的时候还吃了一碗满满的饭,和五哥六哥及侄子侄女们抢着把菜吃光了。

除了这几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大人们的胃口实在是不太好,家里好不容易存了一点儿钱,一夜之间就回到了赤贫,心情能好才怪。

周老头扒了一筷子的饭,头一次觉得粮食堵心,竟然吃不下了。

一想到那十五两银子,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疼得红了眼眶,最后忍不住摔了碗又去把四儿子揍了一顿才算好。

周大郎几个在他们爹揍过老四后,不好跟着揍,只能臭着一张脸扒饭。

钱氏和儿媳妇们一起吃的稀饭,现在秋收过去了,家里除了男人,也就满宝能吃干的,其他人吃的都是稀的,只是稀饭也挺浓稠的,至少可以让人吃饱。

但钱氏放下筷子后道:“家里一文钱也没有了,这样的日子过得心慌,从明天开始家里不做干的了,都做稀的,老大媳妇,以后米少放一点,就要入冬了,冬过去还有春夏两季呢。”

小钱氏低头应下。

看了满宝一眼,问道,“那小姑怎么办,她身子弱,也吃稀的吗?”

钱氏拢着眉道:“明天你带上六斤粮去学堂,让老大去求一求庄先生,以后满宝午饭在学堂里吃了,菜都是跟自家菜地里买的,以后每天你多割两颗过去就行了。”

小钱氏应下,快手快脚的吃完和弟媳妇们一起收拾碗筷。

满宝觉得那样不好,问道:“娘,那大丫他们呢?”

钱氏伸手摸着她的脑袋,含笑道:“大丫他们身体好,不用吃干的,你身体差,多吃一点,不然生病了家里还得出钱给你买药。”

大丫和大头们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思想,爷奶爹娘从小就告诉他们,小姑身体不好,不许他们推她,欺负她,要给她多吃一点,养胖一点就不会生病。

不然生病了就得花钱买药,到时候他们就没钱买糖吃了。

所以从小对于小姑跟着爷爷和爹他们吃干的,他们喝稀的一点意见也没有。

而且小姑对他们也挺好的,年纪比他们小,但总是给他们吃糖,对于小姑,他们还是很喜欢的。

所以此时奶奶一看过来,他们就连连点头,表示小姑你多吃点儿,我们在家吃稀的就行。

“地里还有些谷串,回头我们去找来烤着吃。”

“不行,明天我们要去帮四哥开荒。”满宝道:“不过我们可以去找野果子吃。”

老周头看向满宝,“开荒?”

钱氏道:“忘了和你们说了,明天就让老四去开荒,他欠着家里的钱,总要做点营生赚钱。”

老周头可不觉得开荒能赚什么钱,不过也好,免得那小子闲着又想赌钱的事,还是得找点事给他做。

因此道:“老五,老六,明天你们跟着一起去,他要是偷懒就给我捶他。”

满宝自告奋勇,“爹我来,五哥六哥肯定打不过四哥。”

老周头就露出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行,你来,你四哥要是敢不听话,你就拿棍子抽他。”

满宝就好像得了圣旨一样高兴,晚上早早的睡了,并在脑海中承诺科科明天一定帮它找以前没找到过的植物,并且要求,“你可一定要给我准备多一点糖,我要拿去卖的。”

系统简直愁死了,满宝录进来的植物都是非常常见的,一年多了,效益没看见,它反而得把自己以前剩的那点积分去换糖给她。

不换不行啊,这就是个小娃娃,要不是有糖在前面吊着,她才不会和它玩这个游戏呢。

不错,满宝一直把这当做是一个游戏,从来没想过用它达到人生巅峰,实现什么非凡的人生目标。

一年多了,系统的雄心壮志早被磨得差不多了,好在绑定了宿主,就算没有能量支持它离开这个空间,回到原位面,也能保持运行。

等宿主大一点就好了。

这是系统给自己的安慰。

再不济,最坏的结果也是当宿主死亡以后,到时候它再选择一个野心大一点的宿主就行了。

系统悄悄的扒拉自己剩余的积分,计算着还能换多少糖给她。

满宝自以为跟科科约定好,就拖过自己的小被子盖好,闭上眼睛美美的睡觉。

第二天鸡刚打鸣没多久,院子里就有了声音,满宝翻了一个身,拱着小屁股钻进被子里继续睡觉。

农家人一向早起,就算秋收结束了,那地还得休整呢。

而且周大郎,周二郎和周三郎都在白地主家里接了活儿,他们也得出门了。

等院子里传来“嗷嗷”的叫声和拍打声,满宝终于揉着眼睛爬了起来,她脸蛋红扑扑的去推窗,看到她爹正把四哥从屋子里拽出来,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赶出去干活儿,她立刻想起了昨天晚上答应科科的事。

也顾不得睡了,满宝立即爬下床穿好衣服,蹬蹬的跑出去道:“四哥,你等一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啊。”

钱氏一把抓住她,道:“不急,先洗一把脸。”

早饭没那么早,得等到太阳到半空时才有得吃,小钱氏让小姑子去洗脸,又给她灌了一碗白开水,这才去摸了一个鸡蛋冲散了给她喝。

满宝一脸嫌弃的把鸡蛋水喝了,转身就跑去追四哥。

五郎他们几个正站在门口等她,早上鸡蛋水是满宝的福利,就是老周头和钱氏都没有。

据说当年小姑差点病死,就是靠着鸡蛋水活过来的,从那以后她就雷打不动的一颗鸡蛋,少了谁的也不会少了她的。

家里没想周四郎开荒开出什么好地来,所以除了正主周四郎外,也就派一群孩子去给他帮把手。

比如五郎,六郎,大房的大头和大丫,还有二房的二丫和二头。

五郎今年十四,六郎十二,都是大小伙子了,用村里的话说,已经可以说亲,过两年就能自己生大胖小子了。

大头和二头都是满宝的侄子,一个九岁,一个六岁,大丫和二丫则是满宝的侄女,一个八岁,一个七岁。

底下还有大房出的三头,也是侄子,跟满宝同岁,他今天也很想去,但被他娘拦住了,他得带着三丫和四头去菜园里拔草。

三丫是二房的,四头则是三房的,年纪都很小,都是四岁,路不好走,只能在家里拔草。

山路崎岖,满宝也不好走,于是五郎和六郎就轮流背她,四郎不用想了,他身上带伤,能自己走到地里就算能耐了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相关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