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网站导航
观察家网 热点 >

《烈火英雄》未上映先收获好口碑 导演:“第一次听故事,在场的人都哭了”

羊城晚报 | 2019-08-01 10:17:18

《烈火英雄》海报

导演陈国辉 摄影/宋金峪 刘文慧

救火场面惊心动魂

将于8月1日正式公映的《烈火英雄》在上映前就收获了好口碑:在全国多场超前点映中,观众打出了淘票票9.4分、猫眼9.6分的高分。这部讲述消防员故事的影片以真实震撼的质感打动了观众,而曾经以《全城热恋》闻名业界的“爱情片导演”陈国辉也由此让业界另眼相看。

为何突然改变导演风格?为何选黄晓明和杜江来演消防员?近日,陈国辉在北京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为读者解密。

导演阐述

“黄晓明放下自己变成普通人”

“第一次听故事,在场的人都哭了”

羊城晚报:《烈火英雄》之前,外界对您的定位是爱情片导演。这次的题材跟以前差别挺大……

陈国辉:其实我一开始没想过接这部电影,以为是一部大场面、大制作的灾难片,没什么兴趣。但有一次跟于冬(电影出品方博纳影业的董事长兼总裁)吃饭,听人讲起这个故事,才发现原来不是灾难片啊,而是讲一群普通人怎么变成英雄。听完之后,我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把它拍出来。

羊城晚报:这部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最初听故事时,最打动您的情节还记得吗?

陈国辉:有很多。比如一群消防队员守着化学罐区,中间停水三次,但他们还是死死守住不让那些罐子爆炸。当时,这群年轻的消防员拿着手机跟家里人录最后一句话。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起码让家里人知道自己死在哪里,做了什么。听到这段故事,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

羊城晚报:最初决定拍这部戏时,主旋律商业片还没有很成功的例子?

陈国辉:对,《红海行动》在两个月后才火。但当时大家都不管了,就是想要拍这些最可爱的人。我采访过很多消防员,跟他们做朋友,发现他们很真实、很简单,没有心机,而且很害羞,不知道怎么表达。我问过许多消防员:为什么你会做消防员?他们的回答都差不多:如果我不干,那谁来干呢?

“如果在以前,我不会选择黄晓明”

羊城晚报:两位中队长的扮演者选了黄晓明和杜江,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符合角色的特点,分别是什么?先说说黄晓明。

陈国辉:黄晓明的关键词是“家庭”。如果是很多年前,我不会找他来拍这部电影。但他现在是一个父亲,能演出那种“我只想活着出去见老婆孩子”的感觉,正是这种信念,让他扮演的江立伟在大火里长时间地拼命排险。这个角色的原型幸存下来,但身体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手都拿不起筷子,脸也做不出表情。你想象不出当时他是怎么做到的,平凡人在某个时刻真的会爆发出超能力。电影里有场戏,黄晓明在大火中从地上捡起老婆孩子的照片,那种眼神是有家庭的人才有的。我觉得这部戏里,黄晓明从一开始“很黄晓明”的状态,慢慢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他做到了放下自己。

羊城晚报:杜江呢,为什么选他?

陈国辉:杜江心里一直有个结,就是他跟父亲的关系,这一点跟角色马卫国很像。杜江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之前父亲从未认同过他当演员,当年他考进上戏时差点要跟他断绝关系。父子俩之间很多年不讲话,都通过妈妈传达。杜江特别希望父亲能看到他的努力,认同他所做的事。《烈火英雄》里最后一场戏,作为老消防兵的父亲给杜江扮演的儿子敬了一个礼。这场戏其实是杜江进组的第一场戏,因为我希望从这里彻底打开他心里的结。当时拍了十几条都不满意,我就跟扮演父亲的杜志国讲,我们加一句剧本里没有的台词吧。所以就有了那一句“儿子,我为你骄傲”。一讲完,杜江的表情就不一样了。后来整场戏拍完,杜江还在哭。过了那一关,他真的打开了,不介意把心里很痛的东西给大家看,这是一个好演员的状态。

“没好故事就不拍,宁愿穷到借钱”

羊城晚报:这个故事很感人,但细节处理上却避免刻意煽情。比如杜江和黄晓明两个角色的和解,就是在最后救火前很平淡地聊了一次天。这种处理手法,跟我们印象中香港导演喜欢戏剧化手法不太一样。

陈国辉:因为消防员现实中就是那样啊。我很喜欢那场戏,原本也写了很多对白,但最后还是觉得,不如用最平常的状态去对话。这场戏有个细节是真实的,当年的消防员想抽一支烟,那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支烟,结果身上的烟全都湿了,点不着。他就说:这么大火,点不着一根烟?这句台词我用了,它太棒了,没有一个编剧能写得出来。

羊城晚报:之后会改变以后做导演的方向吗?

陈国辉:在拍这部戏之前,我停工了几年。我当年拍第一个剧本《全城热恋》时,很多细节都是从身边朋友那里拿来的,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到这种真实状态?那几年经常有人给我项目,如果愿意,钱可以来得很快。但我不想,最穷时找人借钱,最后终于等到这个好故事。监制刘伟强给了我团队的力量,用最安全的办法拍出故事,我很感谢他。你们看了就知道,拍这部戏有多危险,片场一直在放火。

  • 标签:烈火英雄,导演

相关推荐

媒体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