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冒险岛秘籍

枫险之旅(MapleStory)约定,写满枫叶

作者:admin 日期:2018/7/11 19:37:43 人气: 标签:

  枫险之旅(MapleStory)

  ——约定,写满枫叶

  (1)

  玩具城。

  时间漩涡内部。

  寂静。

  悠长。

  扭曲的时间回廊里,繁落走在最前面给我们开路,钟灵、鬼爵,只要挡路,杀。

  没有退路了。

  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抱着琪琪走在最中间,星鳕和星颜一左一右的护着我们,星然断后,一路小心。

  繁落他已经蓄满了斗气,巨剑宽大的剑刃反射着他身上青白色的光芒。他现在已经很强了,斗气如雾般笼罩在他身上幻化出五个圆形斗气封印式,有秩序地转动着,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巨大的五芒星阵散发着光芒。

  幽灵般的门神忽然出现,巨斧还未提起,剑光划过,它厚厚的护肩跌落下来,灵魂消散。

  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到了。”繁落止住脚步,说,“时间之塔,到了。”

  时间之塔的隐秘场所,就是这里了吗?

  我眯着眼打量着那巨大的建筑,那个孤立在空旷回廊的闹钟型建筑,微笑。最后一战了,不久,我们就可以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没有杀戮,没有死亡,有宣儿,有江楠,有导师,还有所有因为我而永远沉睡的人们。

  我放下琪琪,让她活动下手脚,然后对着繁落微微点了点头。

  他头也轻点一下,提气举起霸王剑,向时钟之门门锁刺去。双手掌柄扳转,然后一脚踹开。

  每个人都很严肃,可我分明听见星然嘟囔说,什么人呐这是,没见过横向开关门的土包子。硬生生给他踹开了,个变态,什么人呐这是……

  我想,有这么个姐姐,真的挺好。

  工厂一样的房间,屋内齿轮相互磨合的声音震耳欲聋。

  琪琪很紧张地抓紧我的衣襟,我拍拍她的手,想让她放松下来,可她却越来越紧张,缩在我怀里。我知道她一定是感知到了什么,而且愈加得强烈。我抬起头,隐隐看到镶在中央塔基上的闹钟。钟上的罗马数字排序错乱,杂乱无章,分针、秒针却一步一步只有秩序的走着,走过那些我似曾走过记忆里的钟点。

  我回过头,看见星鳕星颜相对而立召唤法阵,神圣之火的符号、神之保护的符号、还有象征着祝福的魔法符号相继出现,彼此呢呢喃喃。一阵紫红色的光柱在白色圣十字架的衬托下从魔法符号中间直冲上去,两只小精灵被召唤出来,在半空中端着一个比自身还要大一些的半球体器皿向下浇灌金黄色的液体。整个工厂都被这个神圣的仪式映亮了。三个声音重叠在一起:“法阵——赐福!”

  令我惊讶的是星然的声音也在其中,在我惊异的眼神里,她冲我笑着说:“别小看我,我可是准圣骑士呢,三芒星阵,实力不容小窥哦。”

  我忽然觉得身体异常的轻盈有力,我笑了。看来这场战斗的胜利果实我们志在必得。我抚摸着琪琪的长发,说:“琪琪,不会有事的,我们都很强呢,你和星鳕她们一起,乖,听话。”

  琪琪红着眼睛点了点头,我知道她虽然是个弓箭手却拥有连占星师都无法超越的预知未来的能力,也许前进的路充满了危险,我依旧会坚定不移地继续走下去。这是最后一战了。胜利的话,宣儿、江楠、内拉、导师还有软软,他们都可以复活了。

  繁落忽然上前一步,挡在我们前面,护着我们,剑尖直指前方,死死的盯在那里。

  闹钟要出来了吗?

  可是前方一片漆黑,闹钟根本就不在那里,它还镶嵌在空地中心的台柱上,十分有节奏地走着:“咔嚓、咔嚓、咔嚓……”

  “来了。”

  我顺着繁落的目光向前望去,隐隐看见有一团雾似地黑影一直在半空中上下晃动着。只是隐隐的看到,因为感觉它……比黑夜还要黑。

  “咔嚓、咔嚓、咔嚓、咔……”

  停,停了?!

  中央塔基开始晃动,闹钟突然从侧面中央部分生出两只巨大的手掌,只有手掌!那手掌不合比例的大,三支手指的手掌张开大得可以挡住它整个身体。

  “那只是机器而已,琪琪,放心,我们会赢的。”

  “不,不久就不再只是机器了。”

  我无法理解她的意思,我还是安慰她,我说:“你一定会见到宣儿,你们一样的单纯、可爱,一定会相处得很好。”

  刚说完,我就突然感觉到雷元素的涌动,确切的说,我听到了雷元素疯狂聚集的声响。

  不知什么时候,闹钟头顶已经打开,一只深蓝色头顶上像是长一株嫩苗的小鬼探出身子,身下的闹钟指针呈十点十分状停下,像胡子一样。三点、九点、十二点处各有一只眼睛,眨巴着。在那下边,是不断咬合的裂缝。

  帕普拉图斯的王座。

  喧嚣的雷鸣,我扑到琪琪,躲过雷击,然后迅速抱起她,她望着闹钟举起左臂,一个小镯子在手里不断地散发出光芒,幻化出一双巨大的翅膀上下张开,构成一把弓的形状。与此同时繁落月拖着霸王剑向着闹钟冲了过去,琪琪拉弓,火元素不断地向闪耀之弓聚集来,弹弦,爆炸箭呼啸着撤了出去,划破长空,直逼繁落。繁落一跃而起,在箭在闹钟身上炸开的烟雾中估计 出坐在它顶部操作它的帕普拉图斯的位置,狠劈。

  “乒!”

  是偏了吗?

  烟雾散开,剑锋浅浅地没入闹钟的金属外壳,繁落借由它的支持力,头上脚下的在空中华丽的转身,剑挥下,释放斗气。

  “一剑终级——气绝剑!”

  确实漂亮,繁落已经把双手剑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刚才那一击无论从精、速、力哪方面来讲都可以称之为完美。

  可是……那机器……

  我看见闹钟转盘中的指针急速旋转,头顶似盖子的东西裂开,帕普拉图斯窜出来,整个身体像绿水灵一样粘稠,包裹住霸王剑,闹钟的左臂这时也抬了起来,张开手掌向繁落拍去。

  太轻敌了!

  我离开琪琪瞬间出现在闹钟的身边,抓住它的大拇指将它的手往下扳,我叫繁落:“落,退后!”

  我听到了闹钟右臂抬起的声音,抡起巴掌向我扇来,就在我抬头看的刹那,我抓着的那个拇指突然向掌心用力,一把握住了我。另一只手也紧跟上一起把我紧紧地握在掌心里。

  “该死。”我头下脚上被它紧紧握着,有些喘不过气了。帕普拉图斯操纵着闹钟举起我,向地面砸去,一下、两下,第三下的时候,极速下落的手臂忽然停顿下来,霸王剑死死的抵住下落的手臂。

  “法阵——”星鳕开的头,三个人喊道,“冰咆哮!”

  冷,这个感觉如条件反射般来得迅速。我咬紧牙关,准备承受突如其来的寒冷时,听到一串陌生而又貌似很熟悉的脚步声。

  “当凛冽的寒风冰封了这一季的风雨时,韩,也是我们来个了断的时候了。”

  “枫林叶,早该想到是你了。”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两个寒颤,“现在我很忙,我一定会复活宣儿的,一定会。”

  “哼,那要看你的能力了。”枫从空间包里掏出一杆枪,冰蓝色如繁落的斗气。他甩手把枪头插入刚布满冰晶的地面上。

  “寒冰破魔枪!”星鳕惊奇的叫出声来,话音刚落,漫天飞舞的雪花霎时间冻成冰粒坠落下来。闹钟也是浑身一震,张开了手掌,落下的瞬间,我只手着地,退回抱起琪琪,闪到星鳕的魔法阵内,外面好冷。

  琪琪握着我的手,紧张地看着外面。

  闹钟呆呆地浮在半空,一根巨大的冰凌从地面隆起插在闹钟的背上。

  虽然惊奇,我还是面无表情的说:“就不谢了。”

  枫又从包里抽出一杆枪,红莲落雷枪:“一把冰枪而已,确实不用谢。”

  这个我知道,但我可以确定,那绝对不会是一把普通的寒冰破魔枪。我感知到了那未融完的的枪杆上有一股神秘的灵力。

  琪琪望着它,说:“那杆枪上附满了密咒,所能提供给使用者的帮助,远远超过普通状态下的盘龙七冲枪。”

  盘龙七冲枪……正常情况下,那杆红莲落雷枪,一定是贴满了密咒。刚刚闹钟那一击落雷威力那么小,其中的雷元素很可能被它吸引了很大一部分。

  “开打吧——突进!”

本文网址: